64956

(๑•ั็ω•็ั๑)
杂食
相澤先生就是人间瑰宝啊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格瓦拉:

Laceration: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高考结束之后,他对我出了柜。
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说来有些可笑,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
说出秘密之后,他仿佛松懈了下来,我们各自去读大学,友谊照常运转,只是多了一些交流。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吧。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慢慢发展成除去逢年过节问候,只有找对方帮忙才会联系的程度。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即使一年也只见一次面,我们的相处模式仍然不变。
直到去年的某一天,他在聊天软件上找到我,粗略地寒暄之后,向我提出一个请求:
他想要和我形婚。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玩笑。
所以我发了几个表情揍他,然后告诉他我是直的。
可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告诉我,虽然他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性向,甚至见过他的男友,但外公外婆年纪太大,无法接受……这样那样,无比牵强的理由。
我当时的感受是……没有感受。
一种隔岸观火的全然冷漠驱使着我和他交谈,无视了他的请求,我直接问他,结婚是摆酒还是领证?工作的事情怎么办?男友怎么想?婚前财产要怎么处理?婚后是否一同生活?
他很多问题都无法回答,只是不断向我倾诉痛苦,并不断向我寻求帮助。
我一面从他的回答中寻找着漏洞,一面慢慢地体味到了被朋友背叛的悲哀,那是一种并不激烈的,寒冷的情绪。
我一面对他现在的情况做着判断,一面禁不住回忆起了我们的过去。认识了十年,从灰头土脸的青春期到仍然狼狈的现在,我回忆起我们一同走向教室,回忆起我们一同在学校后山喂野鸭,回忆起老师以为我们早恋而含沙射影的谈话,回忆起他出柜时强行掩饰着惊慌的表情,回忆起他大学放纵自己的时候我为他报名了防艾讲座,回忆起他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十六岁喜欢的男生告白……虽然失败,也被那温柔的男生安慰,我回忆起一切结束之后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们互相陪伴了十年,我大概是他第一个如此信任的朋友。
然而他还是想把我拖进同妻的深渊之中。




同妻这个词,相信大家并不陌生。
到微博,知乎,甚至百度进行搜索,你会发现很多很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和研究。但我并不是旨在抨击骗婚,也不是想探讨中国同志群体的生存状况。我只是想……直到现在,我仍然想要帮助他。
可我帮不了他。
我体会到了他的痛苦和恐惧。不管网络上腐文化如何盛行,不管又有多少国家通过了同性结婚法案,我们身边大多数的人,还远远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同事,甚至一个陌生的明星,陌生的政客,是同志。
失望,愤怒,断绝关系,甚至送去电疗,这种错误的对待方式还大范围存在。我的朋友,他所谓的被父母接受,是真的吗?又或者,形婚甚至骗婚……是他父母的授意?
我完全能理解他的痛苦和无奈,但我还是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他。




考虑到他一时无法扭转的道德观念,比起晓之以情,我尝试着动之以理,我告诉了他一些形婚却产生感情,最终拆散两对同性情侣的案例,还有更过分的,形婚中“妻子”用“丈夫”的“出轨”证据来打离婚官司,抢夺财产……我暗示他,如果有利可图,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怎么对待你都是有可能的。
他果然退缩了。
他一边退缩,一边受伤地问我——你也会背叛我吗?你明明是我的朋友啊。
看到那句话,我突然明白,他已经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
我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他,尝试着,把自己都不想要的命运,塞到我的手上。
时至今日,我仍然感受到他的痛苦,我仍然同情,怜惜他。
但我再也不会信任他了。
就在那一刻,我彻底地失去了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把他放到了……熟人,同学,总之仍然是可以联系的位置。我仍然会帮他的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然后我也会因为他陷入痛苦的思考……如果他真的走上了骗婚的道路,如果我收到了一张请柬,或者听到了什么消息,我是否该为他的妻子做些什么?
我该如何做?
……只希望,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在这里,我忍不住要做一些可能听起来并不愉快的警示。就拿我的朋友举例,他外表朴素,作风踏实,工作稳定,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像我们在艺术作品中阅读到的那种“攻”或者“受”。但他天生的取向决定了,他只爱男人,只爱男人的身体,他永远也不会去爱女人,身或者心。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请不要被他蛊惑。
他永远也不会爱你。
而没有爱情的忠诚,听上去难道不像个玩笑吗。
没有忠诚的婚姻,听上去还不够危险吗。
如果,你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你忍不住想要改变他,想要成为他的妻子……请静下心来想一想,爱情也好,需求也好,一开始他就无法给你的东西,难道会在你逐渐老去之后凭空诞生吗。
如果,你也有这样一个朋友,你忍不住想要帮助他,想要成为他的避风港……请静下心来想一想,法律也好,舆论也好,你真的能全身而退吗。你又该怎么确保,他不会伤害你呢。
就像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他能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样的便利。我只知道,他从头到尾都只考虑了自己。他从头到尾,就一丁点都没为我想过。除了一句轻飘飘的,“你不是单身主义吗?”。
这还是,两个拥有十年友谊的人。




大概是到了深夜,人的思维尤其活跃的缘故,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他。
今年的春节,我们没有给对方拜年,默契地相互避开。
我不知道他心中是否有羞愧和懊悔。
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坚决和……同情。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多年前的某一天,学校里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我带了伞,在屋檐下撑开,并叫他一同躲在伞下。出于青春期某种奇怪的自尊,他拒绝了,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进雨里,我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我看着他慢慢被淋湿,只觉得幸灾乐祸。




而现在。
我是无法让他到我的伞下来了。




End




2017.3.11




#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本文只接受lof站内的转载,不接受转载自其他平台,敬请理解。


【瞎掰】抄袭者联盟

九流渣派:

公告:进联盟先审核,近日见到太多没有道行的小姑娘了,联盟此刻更需要精锐的战士,为抄袭事业搭建夯实的地基,垒上坚硬的红砖,建造一级棒的大厦。所以请那些不懂抄袭的优美之处的人,别来这儿ky或是瞎bb,抄袭是门艺术,请不要毁了它的优美的结构性。
联盟的成员们,别低头,皇冠会掉。
别哭泣,贱人会笑。
再次重申,进联盟先交一篇你所抄袭的文章,最好附上光荣事迹。
感谢大家的配合,让我们在抄袭的路上发家致富,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


抄袭者联盟是写者A办得一个群。
写者A在抄袭圈的名声很响,是宇宙无敌强的太太这个级别的。抄袭而来的文章小说出了书,被翻拍成电视剧电影,无数粉丝追捧打call,纷纷希望她再创佳作。
然后身为大手的写手A就动了心思,希望把这条伟大而又艰辛的Ctrl-C/Ctrl-V之路发扬光大,让大家都尝尝抄袭的妙处,于是她建立了这个联盟,为了张罗到一些好的人才,光辉她的事业,让人们瞧到抄袭也是走向成功的一条路。为了招到的人大多是优秀的人才,写者A花尽心思写了这样的一篇公告。
有慕名者逐渐加入,笼统招到了写者B,C,D,E。见识广的人在通过严格的考核之后加入联盟,就发现写者A起草的这篇惊天地泣鬼神的公告是来自一个玛丽苏文探讨群里的。
知者无不为之佩服,纷纷鼓掌起立,为其喝彩。真是抄袭的履历上又加了光鲜亮丽的一笔。
写者A这天正敷着面膜,她看了眼联盟的近况,没有新人加入。联盟里正热火朝天地聊着各种抄袭的技巧,对抄袭有帮助的软件。写者A觉得很欣慰,正当她准备叉掉这个页面,去看她作品翻拍的电视剧的时候,一条新消息涌入她的眼帘。
是写者E的私聊。
写者E:抱歉,我想退出联盟,能否批准。
写者A当下一惊,脸上的面膜都快掉下来了,整个脸垮掉。写者E可是最近抄袭圈子里的热门人物,有继承她事业的潜力。上抄百度百科,下抄无品小文,无所不抄,有她当年一统抄袭圈的风范,这样的苗子怎么能说放过就放过呢。
于是写者A扶正她的面膜,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颇有会挽雕弓如满月的雄壮气势。
写者A:怎么了?
写者E那边很快给出了答复。
写者E:最近很多人骂我,我快受不了了。
这边,写者A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事儿。丁点大的事儿,我们写者A相信自己很快能把对方拉回正轨。
写者A:原来是这事儿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看去吧,你瞧瞧,名人都这样想,我们可不是就要出名嘛。
写者E:但是他们骂得很难听,我快崩溃了。文都写不下去了。
写者A露出了一个智者的笑容,像个先知,她开始打字,优美的动作像是在弹奏一篇乐章。
写者A:那些人屏蔽就好了,谁刚从抄袭圈出道不是伴着骂声的,但那又怎样,她们骂得越多,我们知名度越高,知名度高了,一些粉丝也就来了,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抄袭,剧情好看人物好看就好,谁管你是哪家出品的哟,随这些人来了,掌声鲜花也来了,那不是事业有成了嘛。出版社会找到你,电视剧电影合作方会投资你,两全其美。他们的骂只是给我们的成功铺了一条康庄大道,享受这些骂名,你就能享受成功。
她临了觉得不够,又拿自己举例子。
写者A:看看我,看看这个圈子里的大家,谁不是在泥里跌倒过打滚过,走过歪道,自己产出一些没有热度的文章,才终于发现了这条正道,迎来了成功的曙光。E,你是个很有前途的人,,我相信你能比我走得更远。你记住,只有被骂过才有更光明的未来。握紧我的手,共建美好的抄袭圈蓝天,你再瞧瞧,就连这蓝天都是假的。
写者E那边很久没回复,但写者A知道自己成功了。
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写者A终于收到了对方的消息。
写者E:谢谢太太的指教,我刚刚是想岔了,意志不坚定,真是惭愧。以后要多多产粮,携手共建美好的抄袭圈!
写者A欣慰地笑笑,终于叉掉了聊天画面。
她看向窗外的蓝天,可真是美啊。
房间里的电视上正播着她那部电视剧,还插播宣传了她的电影,消息是:首日票房破1.7亿。
而这时,手机嗡嗡地在响。
又有一条新消息进入了写者A的眼里。


-END-


无脑瞎掰
献给所有的抄袭者
容我说一句:
去你妈的
文中的角色事迹部分有参考
不要ky
谢谢大家

抄袭当道,兹事体大

纵生:

    
“本为苍树,何与草争。”
   
这话真是老气横秋的伤敌无几,自损千百。
    
尤其是从拥护罪人的护主奴口中说出,就更加恶心数倍不止。
   
   
清高对上窃鼠是无用的,有的亏吃了涨记性,有的分明不过祸事一谈,着实让人扼腕切齿。
     
若论被狗咬了,自然不能咬回去,但锅柴一架,剥皮拆骨,食其肉,解恨就好。
     
而某些人,文武皆废,毫无本事可言,笔生不了龙凤,墨行不出风云变幻,却仍敢大言不惭,“抄了就抄了,好看就行。”
     
果真是嚼着都浪费口舌,既然如此,我也敬此等宵小之辈,能承认自己终是朽木不可雕也之勇气。
     
待唐七暴毙那一天,我就买个巨大的铜锣,在荒山野地里敲上四千四百遍,草木为卒,百鸟为号,只我一人也能举国欢庆。
  
    


  
   
   
  

Miss璐小姐:

小花——鲁丝·内伽(Ruth Negga)

代表作:《爱恋》、《传教士》、《神盾局特工》

生活というより、ただ生きているものだ

精神/心理障碍设定

你的铃堡:

奉劝大家写精神/心理障碍设定或者题材之前查阅大量资料,不论是案例研究,论文,新闻,纪实书籍,专业书籍,纪录片,全都看一看。那种看了三天维基百科或者百度百科就来掰扯的,说实话,三句话就能看出破绽来。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哪怕只选取特定的一个知识点也会牵扯到你对专业知识,社会问题,著名案例,医学历史的多方面知识储备,很少有人能够在本身不了解的情况下顾及所有方面,胡诌得令人信服。并且,专业心理治疗/疏导/干预中有反常识的理念和程序,创伤后心理障碍的成因和症状背后也有很多反常识的理由,平常人没查资料瞎掰的话很容易写出符合常识却完全不专业的内容。



另外写精神和心理问题要注意和时代背景、社会阶层接轨。比如说,古希腊PTSD患者,中世纪PTSD患者,一战PTSD患者,二战PTSD患者,越战PTSD患者,驻中东美军PTSD患者,他们对自己疾病的认知、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和对疾病的解释,他们受到的对待是完全不同的。其他障碍和疾病同理。不同宗教文化地区对精神和心理问题的态度大相径庭,不同收入水平的人获取帮助的欲望和负担得起的专业帮助也是不同的。要写什么就去查对应的资料,求你们不要瞎掰了。




DSM都不知道是啥就别写这题材了。


不要浪漫化任何一种疾病。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抑郁症,进食障碍,各种人格障碍,也许有时候看起来很酷炫,但因此浪漫化它们是极其恶心的行为。




不要强化对疾病的刻板印象。记住患病的个体都是不同的,不论是症状表现,严重程度,和个人性格。更不要顺着现存的不正确刻板印象来描写,比如“所有精神病人和天才都之有一线之隔”,“自闭症患者都有出众的特长”,“自闭症患者都安静沉默高冷” “强迫症患者都是洁癖”etc.



现代设定下瞎编医院设定和用药类型/方式是编不好的,谢谢。

没有查阅大量资料、对整个现象有整体认知和分情况讨论的能力,那是很难描写出令人信服的性侵受害者和虐待受害者的,胡编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词别乱用,大多数时候你想说的是创伤情结(Traumatic Bonding)。




不要查酷炫的心理障碍/人格障碍然后瞎套用了!!



遭受打击/性侵之后“疯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PTSD或抑郁等问题。




搞清楚什么叫恐惧症,什么叫强迫症,什么叫惊恐发作,什么叫过度呼吸,什么叫精神崩溃,什么叫急性精神病发作,不要半懂不懂为了酷炫乱用词。




说到用词,很多时候民间中文病名病症翻译解释十分混乱,真认真的话还是在脑子里存一份英文版的释义和单词索引吧。




病人进入精神问题的治疗机构不是受到迫害,爱人和家人99%的情况下对于患者的情况了解得不比医生多。




爱和支持不能治愈疾病,也不比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处方药物有效。别他妈散播这种观念了。




你们笔下大多数“心理医生”都他妈有毛病。不同种类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病医生请先搞清楚哪个是哪个。




求求你们不要乱诌任何关于儿童心理学,儿童心理治疗,儿童发展方面等玩意了,误解够多了。自幼精神分裂,神奇天才儿童天生反社会人格/冷血精神病态,可爱乖巧傻子神童,“自闭症”等设定请你们至少花一周去仔细查查资料圆一下设定,小孩很可怜,谢谢。




我并不是觉得精神/心理障碍不能当梗,也不是觉得没有专业背景的人不能碰这个题材。只是想说多查资料不碍事儿的,了解多了写起来也有意思是不是。而且,内容做到准确无偏见也是尊重现实中的患者,医学工作者和患者亲属朋友,毕竟没有一种疾病和障碍是不痛苦的,不管它看上去有多“酷炫”,“独特”和“萌”。描写疾病和障碍请多少涉及它们的全貌,而不是一味浪漫化、刻板化它们,或者散布关于治疗的的谣言和误解。